WFU

網站頁籤

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

解剖圖看不到 筋膜為何重要?


今年初我到美國科羅拉多州參加一個特別的課程,這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筋膜解剖課程,而且是和國際筋膜大師,也是「解剖列車」一書作者Thomas Myers近身學習。在沒有特殊處理(只有冰凍)過的大體老師身上,用五天的時間,從外觀的觀察、肢體的觸感、皮膚的分離開始,一層一層向身體內部探索。課程開始前大師告訴我們: 「這是全世界只有極少數人可以享有的特權,藉由別人身體來了解自己的身體,不只是用看的,而是用做的,可以讓我們在回去臨床碰著病人的身體時有更深的感受。」感謝這些無名的大體老師,謝謝您們奉獻自己成就他人。感謝 Tom, Todd, Lauri, Holly 帶給我如此精彩的課程。感謝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在教室內努力工作和分享,讓我可以有更多的學習。感謝邱熙亭(his-Ting Chiu,Justin安排所有的生活事情還有給我一對一的教學,感謝Andy Hung讓我看到大師風範並且給我許多一針見血的回應。感謝我團隊的夥伴,在地球的另一端承擔負荷和壓力,讓我可以專心學習。
連續五天,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,中午只有一個小時的休息,我們在和時間賽跑。體力和腦力的消耗不在話下,而我的心中仍不停探索自己千里迢迢來上課是為了什麼?筋膜解剖和大體解剖到底有什麼不同?為什麼筋膜這麼重要?為什麼現在治療病人的疼痛或退化都要想到筋膜?
我找到的答案是: 筋膜是身體的內在感覺器官、筋膜是身體的支撐、筋膜是身體的介質、筋膜是運動表現好壞的關鍵、筋膜是身體健康的重要指標…,顧好筋膜,可以同時顧好很多面向,超級有效率!所有的治療或是運動處方,都無法忽略筋膜。
什麼是筋膜
筋膜是最近幾年的顯學。不管在醫學或是在運動領域,好像不談筋膜就落伍一樣。面對這股筋膜熱潮,有些人認為只是一種流行或噱頭,過一陣子就沒有了。但我認為筋膜觀念的廣布,代表我們對人體認知從侷限思維演進到整體思維,這是一種境界的提升。  
筋膜是廣布在全身,由結締組織構成的軟組織,是身體張力傳遞的網絡基礎。結締組織散布在身體的不同器官,因為部位不同,結締組織的型態和功能也不盡相同,有的硬、有的軟、有的長條形狀、有的則是網狀構造。筋膜就是由結締組織所構成,它的構造好像我們用來保護高級水果的網狀泡棉,包覆著骨頭、肌腱、韌帶、血管、神經、脂肪、…等構造,從外而內、錯綜複雜,構成綿密的保護網,筋膜協助身體動作力量的傳遞,並提供穩定的支撐力。
筋膜對我們認知最大的挑戰,就是它不是一個具體成形的器官(例如心臟、骨頭、神經),所以我們從沒有在衛教文或是解剖圖上看到。但是包住心臟、包住骨頭、包住神經的那層薄膜,還有肌肉的肌外膜、肌束膜、肌內膜,都包含在一張相互連通的筋膜網中。有一種論述甚至這樣比喻:身體骨頭是浮在筋膜網上面的。所謂的牽一髮而動全身,其實就是筋膜網的具體顯現。即使像眨眼睛或動手指頭般細微的動作都會聯動到整個身體,影響不可不大。
2007年在波士頓哈佛醫學院舉行的第一屆國際筋膜研究會議中,來自不同國家的三個研究團隊分別發表了重要研究指出:筋膜組織中存在豐富的感覺神經。很有趣的是,筋膜組織中大部分的神經元是可以感受多種刺激的「多功能感受器」,尤其是身體的本體感覺。研究甚至發現本體感覺信號可以抑制潛在的肌筋膜疼痛感,尤其是人注意力集中的時候。對於慢性肌筋膜疼痛的病人,強化本體感覺的治療或訓練可以有效降低疼痛指數,對於這類的病人是個天大的好消息,因為單靠運動就可以減緩疼痛,就不需要長期服用止痛藥物。
我怎麼生活,我的筋膜就怎麼生長。
身體的運作就像交響樂團演奏貝多芬的交響曲一樣,必須要所有的樂手適時適切的演出,才可以演奏出動人心弦的樂曲。身體的疼痛或疾病,來自於多層次的不協調。藥物或手術或許可以解一時之憂,但根本之道仍要回到平衡和協調。「我怎麼生活,我的筋膜就怎麼生長。」聽到大師說這句話時我省思很久,真的就是我們今天的種種就是過去我們種種的總和。我不喜歡身上的病痛,我想要健康的身體,我要做的事情就是開始改變,朝好的地方改變。就筋膜而言,隨時觀照自己的生活細節,從姿勢、運動、飲食、睡眠、情緒都照顧,不馬虎不懈怠去做,筋膜才會長成我們所要的樣子。

學然後知不足,是我在這趟行程最大的體會。身體運作是整體的,巨觀和微觀的連結遠遠超過人類科學的理解。我願意在已知上努力擴充學習,更要在未知上隨時保持敬畏。感謝這些無名的大體老師,謝謝您們奉獻自己成就他人。因為您們,我們可以過更有品質的生活,接受更完善的照顧。



2019年2月4日 星期一

穿高跟鞋導致拇趾外翻?錯!! 拇趾外翻真正的原因是...



最近不管是在網路或是社群媒體的廣告,似乎掀起了一陣「拇趾外翻」風潮,舉凡矯正器、正指套、矽膠套、彈性襪一應俱足,我也時常被問到:
「穿這些護具到底有沒有效?」
「我穿這些護具很不舒服,這樣我的拇趾外翻還有沒有救?以後是不是就要開刀?」
直接的答案就是:
沒有效、沒有效、沒有效!嚴重的拇指外翻確實要開刀!
拇趾外翻指的是我們的大腳趾往第二腳趾偏移,因為這樣的偏移而讓腳ㄚ子內側突出一大塊。突出來的部位因為穿鞋子的緣故反覆摩擦,可能會導致滑囊發炎疼痛,也可能因為變形加劇導致突出來的部份越來越大,甚至讓大腳趾和第二腳趾上下疊在一起。對於要常常站立或走路的學生或上班族,真的是一個沈重的負擔。


拇趾外翻會怎樣
拇趾外翻不單單只是外觀和疼痛的問題,它還可能會影響全身的功能。常常聽到的骨盆歪斜、脊椎側彎,有一部份是因為拇趾外翻而來。日本有學者提出「積木原理」,說人體骨骼就像一層一層的積木堆疊而成。當積木的第一層不正,上面的積木為了維持平衡,就必須朝相反方向偏移。我們腳ㄚ子的骨頭就相當於人體最底層的積木,拇趾外翻就相當於第一層積木歪掉,所以為了維持身體平衡,上面包括膝關節、髖關節、骨盆、脊椎、頭部都會因此全都歪斜。臨床上的表現就是全身不明原因的疼痛、關節退化、運動傷害、偏頭痛、下背痛、頸椎病,還有交感神經失調等各種奇奇怪怪的症狀。

我的拇趾外翻嚴不嚴重?
我們把突出部位的兩邊連線做延伸,就可以算出拇趾外翻的角度。如果角度大於15度,就是拇趾外翻。拇指外翻的嚴重程度可以用外翻角度來定義,定義的方式如下表:
度數
程度
小於15
正常
1525
輕度
2540
中度
大於40
重度


拇趾外翻好發於女性,女性發生率大約是男性的10倍,尤其在年輕女性特別常見,不管是需要穿正式服裝的上班族、穿著時髦的年輕女學生、空中小姐、
、專櫃小姐,因為腳痛去求診甚至開刀的比例特別多。這些族群因為常常要穿高跟鞋或尖頭鞋,所以讓人以為是穿錯鞋子才導致拇趾外翻,事實則不然。

高跟鞋背了黑鍋,遺傳和肌肉無力才是主因
最近有一位媽媽帶著才幼兒園大班的女兒來看診,她很緊張的說:「為什麼我女兒年紀這麼小就有拇趾外翻?以後是不是就要開刀?」
「哇!為什麼我也有?為什麼我都沒有發現?!」我請媽媽把鞋子脫下來,媽媽驚呼。
「妹妹的拇趾外翻是妳送給她的啊!」我告訴她。
國外的研究發現,拇趾外翻最重要的起因是遺傳!拇指外翻有很顯著的家族史,如果對患者去做家族調查,往往發現更多的女性親人也有拇趾外翻,據悉可能和家族性韌帶鬆弛有關。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類風溼性關節炎,而這也是家族遺傳性疾病。
另一個重要的發現是足部肌肉無力穿鞋走路時,常不使用腳拇趾,這容易使腳底肌肉不發達,造成腳大拇趾彎曲。扁平足也常常併發拇趾外翻,這也和足弓的肌肉無力有關。老人家的拇趾外翻,究其原因也多是關節退化和肌肉無力。
如果真要說,穿高跟鞋只是拇趾外翻的「加重因素」,而不是「導致因素」,高跟鞋很無辜,背了好久的黑鍋。

矯正器沒有實效,肌肉訓練是重點
既然拇趾外翻的主因是遺傳和肌肉無力,我們可以從幾個方面著手預防其發生:
如果家人已經有拇趾外翻,要儘量避免穿著高跟鞋或尖頭鞋。
積極治療你的關節炎。
加強足弓力量:墊腳尖站立或是跳繩都是好方法。
加強腳部小肌肉的力量:腳趾運動(腳趾頭開合運動、用腳趾頭做剪刀石頭布)、大腳趾的彈力帶運動、腳部內收運動。
有扁平足者,用鞋墊增加足底的支撐。

如果你已經有了拇趾外翻,除了上面提到的運動都要做以外,你還可以:
    換掉會讓妳腳痛的鞋子,改成合腳而且楦頭較寬,足弓有支撐的鞋子。
    如果一定要穿高跟鞋,也要盡量找機會把鞋子脫下來休息一下。
    在辦公室裡換穿舒適的拖鞋。
    下班回家以後,兩腳泡溫水20分鐘。
    如果有紅腫熱痛的發炎現象,可以局部冰敷。

「有其母必有其女」,這句話用在拇趾外翻似乎特別貼切。拇趾外翻不只是外觀的問題,還可能會導致全身性的症狀和疾病,絕對不可以輕忽。遺傳是拇趾外翻的重要因素,雖然不能改變體質,但卻可以從小地方著手避免其發生。運動是加強肌肉力量的唯一方法,做對運動甚至有機會矯正輕中度的拇趾外翻。

欲知更多資訊,請來電專線電話   0966-709-958
或掃描 QR code     
林頌凱醫師不開刀治痠痛團隊



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

膝關節退化,還可以運動嗎? -- 「護膝」「傷膝」運動大公開



手機的通訊群組上總是瘋傳著各種保養膝關節的文章,有名醫說屈膝、壓腿、抬腿是保養膝關節的三大法門,有達人說他每天跪著滾膝蓋二十分鐘,滾一滾退化性關節炎都好了。明明知道運動戴護膝可以避免軟骨磨損,但為什麼又有人說護膝戴久了肌肉會萎縮?
我的病人也常常問我:為什麼現在關節退化的人那麼多?是不是活的越久,關節就越退化?」,「林醫師,你告訴我蹲、跪、坐矮板凳最傷膝蓋,但為什麼我的教練一直叫我練深蹲?」
面對這麼多的資訊,你到底要信哪一個?

關節為什麼會退化?
大家都知道膝關節退化主要是因為軟骨磨損。軟骨的磨損越多,關節退化的程度就越嚴重。但事實上,軟骨的磨損是結果,其原因來自於我們長期錯誤的姿勢、身體的過度使用、曾經有的舊傷、關節本身的鬆弛,還有肌肉筋膜張力的異常。美國老人醫學期刊著名文章寫道:「如果期待膝關節可以像身體器官一樣的正常運作,就必須仰賴所有維繫其機械性穩定的組織,包含了韌帶、骨骼、半月軟骨、以及關節囊。而退化性關節炎最早出現的組織變化,就是出現在韌帶附著於骨頭的交界處。」後來研究也證實,韌帶受傷和鬆弛會導致膝關節的不穩定,也會造成關節附近肌肉的萎縮。不穩定的膝關節就像螺絲鬆掉的機器,不但會發出聲響還會一直磨損,如果再加上肌肉萎縮、肌力不足,關節就會一直退化下去。

不是所有的運動都會傷關節
事實不然,有些運動雖然傷膝,有些運動卻是護膝呢!讓我們看看下面的表格:

護膝運動大公開  (正分表護膝負分表傷膝)
對膝關節的影響
運動種類
+2
大腿肌力(股四頭肌腿後肌群)訓練、核心肌群訓練、神經肌肉訓練
+1
騎車、游泳、鐵人三項、瑜珈、皮拉提斯、太極拳、氣功、健康操、靠牆深蹲、全身伸展運動
0
健走、保齡球、壘球、棒球、土風舞
-1
跳舞、有氧運動、慢跑、爬山、桌球、高爾夫球、
-2
網球、籃球、羽球、快跑、波比運動、高強度間歇訓練

運動可以刺激神經和肌肉,強化膝蓋部位的穩定性和協調性。如上表所列,針對大腿和核心肌群的訓練可以有最好的效果。全身性的運動也很好,只是沒有針對膝關節做特訓。全身性運動可以分為低衝擊性運動(例如瑜珈、游泳、健走)和高衝擊性運動(例如網球、快跑、籃球),衝擊性高的運動會傷膝,因為劇烈的跑跳會讓關節承受幾倍於體重的重量。如果肌力不足或是軟骨不夠強壯,膝關節會容易退化,關節不好的人如果要運動,應該先從低衝擊性的運動開始。

不動會更慘
「運動又累又傷膝蓋,那我乾脆不要運動好了!」如果你這樣想,那你就更慘了!平常來醫院打玻尿酸或是PRP的族群,絕大部分不是專業運動員,而是師奶或是周末運動員。師奶們從年輕開始就家庭、工作兩頭燒,睡眠不足更遑論找時間運動,更年期之後因為賀爾蒙關係骨骼關節退化速度加快,運動也只能走走公園或做做健康操,這樣的運動模式可以維持體能,但對肌力是沒有幫助的。日常生活的行動或許還可以,但等到要和朋友爬山或是和家人出國去玩,師奶們就會發現關節會痛會腫,只能靠打針來補救。「因為怕痛,所以不動。」或是「因為怕痛,所以一直戴護膝。」都是短多長空的錯誤觀念,不但無助於關節保健,反而讓關節更加脆弱。

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

爬山是最笨的運動?!國家代表隊醫師告訴你事情的真相。


我有很多病人很喜歡爬山。這些病人大多已經年過中年,爬山是他們柴米油鹽醬醋茶之外的生活重心,即使膝蓋痛也要綁著護膝上山。他們常問我: 
「網路上瘋傳,骨科權威說爬山是最笨的運動,這是真的嗎?我還是想爬山怎麼辦?
爬山真的是最笨的運動嗎?不盡然。
依據國民健康局的國民健康調查資料來推估,台灣以登山健行為運動的人口將近500萬,大部分是郊區的小山健行。如果爬山真的不好,不可能有這麼多的人從事這個運動。仔細看看身邊的朋友,是不是喜歡爬山的人看起來都比較不老?!平實而論,爬山的好處遠遠超過可能的壞處,是個值得推薦的好運動。在復健科的病人中,爬山愛好者罹患退化性關節炎的比例也沒有比不爬山的人來得高。

你適不適合爬山?
爬山雖然是好運動,但也不是人人適合。有下列問題者建議避免:
控制不良的內科疾病
例如高血壓、糖尿病、冠狀動脈阻塞、氣喘、感染等。
下肢關節的急性發炎
髖關節膝關節、踝關節有明顯的紅腫熱痛。
正在發燒
表示身體免疫大軍正在奮戰,身體需要休息。
下肢有神經壓迫症狀
例如腳麻、無力、間歇性跛行、坐骨神經痛。
嚴重的關節退化
尤其是腰椎髖關節膝關節、踝關節。

懷孕
孕期的前三個月和後三個月要避免
過度肥胖
BMI >= 35
下肢變型
O型腿、長短腳、關節沾黏。
年輕人的心臟病
心肌炎、心肌肥厚、心瓣膜疾病。

為什麼骨科醫師說爬山是最笨的運動?
膝蓋和腰椎是人體最容易退化的關節,而爬山恰恰對這兩部位關節都會加速其退化。以膝關節為例,爬山時膝蓋大約要承受四倍體重的重量。這樣的重量對一般人或許沒有感覺,頂多覺得爬完山膝蓋酸酸的而已。但是對於原本膝蓋就已經退化的人來說,這樣的重量可就非同小可,如果執意要爬山,關節退化的速度會很快。
我曾經見過一年內關節迅速惡化的病人,原本就已經是中度退化,但由於他那一年擔任登山社社長,必須帶團爬山又缺乏休息,結果是社長卸任後兩邊膝關節都換掉。

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

從奧運賽場走入基層學校 ~ 我的運動醫學之路



因為打球才有飯吃
「為什麼想打棒球?」
「因為來打球才有飯吃啊!」
好令我震撼的一句話,來自於高雄金潭國小的小球員口中。
位於高雄林園工業區的金潭國小,沒有正式的大門,進入學校還得穿過陸戰隊軍營,但她卻是台灣棒球的重點發展學校。在這個球隊裡,有1/2是原住民小孩、1/4是新住民小孩,還有一些弱勢家庭的小孩,他們全部住在球場旁的宿舍裏。
徐教練身兼教練和保姆,一個人扛起全隊四十位小朋友的食衣住行。我們抵達時間大約是下午兩點,他正在為晚餐備料,「料先準備好,小孩子就比較不會挨餓了。」他說。

「醫生叔叔很羨慕你們,你們身上都有上天、有爸爸媽媽送給你們的禮物!這個禮物就是『打棒球』!」我一開始這樣說。剛睡完午覺的他們,個個睜大了眼睛。
「但是十年以後,你們可能有超過一半的人,沒有辦法繼續再打棒球,而這很可能就是因為運動傷害!」我告訴小選手們:「當你們選擇當棒球選手的那一刻開始,就註定以後一定會受傷。有些人即使受了傷、開了刀,但還可以東山再起,而且比受傷前更神勇。但也有些人受了傷,就被受傷所打敗,連球都打不了。這樣的差別,在於他們的心態,在於他們永遠不會放棄!


這是壢新醫院聯新運動醫學中心、聯新文教基金會與徐生明棒球發展協會共同舉辦「基層棒球運動醫學巡迴服務」的一景。從20161月開始,我們巡迴服務的足跡來到了屏東、高雄、台東、彰化、南投、台中、澎湖、花蓮、宜蘭、苗栗、桃園的棒球發展學校,這些學校有隱身於工業區之中、有與亂葬崗為鄰、有校長兼總教練的、也有全校不到五十位學生的迷你小學。小選手們大多數是原住民小孩,因著喜愛、因著環境,選擇棒球變成學校生活的重心;留下汗水、留下淚水,期待自己變成棒球領域的明星。在這裡,小選手們衣服自己洗、棉被自己摺,食衣住行都在學校完成。別說是手機抓寶可夢,連電腦都只是短暫的奢侈。

即使只有一次機會,也要盡力去做

因為是巡迴服務,一個學校只有一次服務的機會,我們期望在短時間內達到最大的效益。在演講結束之後,我們會幫每一位小選手做身體檢查,然後給予衛教。很讓人訝異的,這些偏鄉小選手九成以上身上都帶著傷,或許是交通不便與資源不足的關係,讓他們沒能得到適切的治療,大部分的時間只有忍忍忍,或者學習與傷痛共存。我們看在眼裡,不捨在心裡,我們清楚在現場無法治療所有的傷害,工作的重點是在協助他們做好運動傷害分級:要就醫的請家長協助、要訓練的請教練加強、其他的就教他們自我復健與防護。而且在言談的過程中,送上鼓勵、送上關懷,告訴他們: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,你的傷一定會好!」我們知道這樣的一次見面不能改變現況,只求不斷的散播種子。任何一位小選手的心態或行為的改變,都會是台灣的運動醫學的提升。「與其在診間苦思對策,還不如主動出擊照顧選手!」這是我們走進偏郷的初衷。只要有一位小選手把這些觀念放在心裡,我們就感到此行值得!



當運動醫學走入基層體育

除了基層棒球的運動醫學巡迴服務,壢新醫院聯新運動醫學中心這幾年戮力於基層運動醫學的落實。包含承接教育部體育署的「培育優秀青少年人才之運動醫學檢驗暨追蹤專業案」,針對全台一百多名優秀原住民青少年運動人才,執行全面性的運動醫學檢驗與追蹤。這個計畫網羅台灣所有優秀原住民青少年選手,透過醫學檢測、生理生化檢測、營養指導與教育,強化選手健康管理知識,監控選手身體型態變化,積極地促進選手健康養成。過程同時建置專家顧問團隊與運動醫學醫療網,讓選手有傷病時可以得到即時的照顧。
除了原住民優秀選手,我們也和桃園市政府體育局合作,針對在地優秀運動員提供免費高階健康檢查、專屬運動醫學醫師與健康管理師,還有全年無休的就醫綠色通道。也同時承辦中華奧會所主辦的「運動醫學下鄉服務」,三年來到全台超過40所偏鄉學校進行運動醫學服務,至今服務人次超過7000人。特別感動的是,這個「運動醫學下鄉服務」獲得了許多來自於台灣各地運動醫學醫師及復健科醫師的熱情參與,連同物理治療師與運動防護員上山下海,到許多人煙罕至的學校照顧小選手,真的很令人感動,在此一併致上深深的感謝。



復健科醫師的使命與機會

在學生時代,筆者就鍾情於運動醫學,並且以擔任國家隊隊醫為最大的夢想。也是因為對運動醫學的熱愛,在畢業選科的時候就以復健科為唯一的志願。進入長庚醫院擔任住院醫師期間,受到恩師黃美涓院長、鄧復旦教授、周適偉教授的教導與提攜,讓我得以窺得運動醫學之奧妙,並且在2005年澳門東亞運一償宿願,成為當時最年輕的國家隊隊醫。在壢新醫院服務後遇上貴人張煥禎院長,他是台灣第一位內科系的運動醫學醫師與國家隊隊醫,也是現任中華奧會副主席與醫學委員會主任委員。在他的帶領下,我開始看到運動醫學不是一人醫學,而是團隊醫學;運動醫學不只是傷害醫療,而應該是健康管理;運動醫學關注的不只是頂尖選手,而應該是基層選手;運動醫學醫師不是只有在台灣低頭猛幹,而應該和大陸與國際交流合作。運動醫學醫師不但要求自己的精進,還要兼顧後輩的傳承。這些體會,在我照顧基層選手之後,感受越來越深刻,甚至覺得這就是我們從事運動醫學的使命。
復健科醫師在運動醫學領域是非常有角色的!在競技體育,運動醫學醫師必須協助選手成為有良好成績表現的優秀選手(performance athletes),這需要的是「運動員全人照顧」的觀念。運動醫學醫師不只在疾病照顧及傷害治療要有所精進,包含健康管理、運動營養、運動心理、肌力與體能訓練、疲勞恢復、傷後復健、運動傷害防護、體重管理,禁藥管理、以及基礎的運動科學理論,都應該有所涉獵。相較於其他專科醫師,復健科醫師的思維與行為都與運動醫學醫師非常貼近,再加上復健科醫師原本就精通骨骼肌肉疾病與傷後復健,只要經過適當的課程培訓,不管是賽事期間擔任隨隊醫師,或者是選訓期間擔任基層醫師,復健科醫師都可以成為運動選手的守護天使。


金牌選手的背後
「一面金牌的背後,只要有零點零一是我們的功勞,那就心滿意足了。」這是周適偉醫師曾經告訴我的話,我一直把它記在心裡。來到這些偏鄉,看到了台灣棒球最底層的縮影,讓我對台灣的體育環境有了不同的感受。沒有這些小選手,就沒有那些大明星!對運動醫學有興趣的醫師除了把眼光關注在頂尖選手以外,也不能忘記這些默默無名的小選手們。照顧好這些基層的小選手,在他們的傷害還沒複雜化之前介入,台灣的體育才更有機會向上提升。我們也可以因為照顧好這些小選手而成為更好的醫師,尋得自己的價值。

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

再生性注射於國家隊菁英選手經驗分享



繼前一日的海峽兩岸運動產業創新論壇,林頌凱醫師在台灣復健醫學會年會暨學術研討會中,和來自全台的復健科醫師演講: 再生性注射於國家隊菁英選手經驗分享」。
運動醫學和一般醫學最大的不同,是一般醫學的工作是把一個病人變成正常人,而運動醫學的工作,除了把一個病人變成正常人之外,還要把他變成超人,而且是在有限的時間、有限的資源、更在不影響運動員練習和比賽的前提之下達到這樣的目的。運動醫學是個整合各領域的全人醫學,並不是附屬於骨科或是復健科之下的一個次專科。運動醫學是團隊合作的醫學,單單只靠醫師的診斷治療,沒有和其他專業領域專家的合作是永遠不會成功的。


運動醫學的對象不只是運動員,而是所有的的人都需要運動醫學。”If you have a body, you are an athlete.” Nike 的共同創辦人Bill Bowerman 如是說。


運動傷害是每一位運動員的夢靨,但也是每一位運動員的宿命。運動員受傷很喜歡打針,希望快又有效,而且沒有副作用,最好打完針第二天就可以去比賽。
「沒有這種針! 沒有這種針! 沒有這種針!
如果有,那一定是騙人的!

如果打錯了針(例如類固醇),不管是打錯時間打錯地方或者是打太頻繁,都很可能導致肌腱斷裂然後開刀治療,林醫師在演講中分享了幾位奧運等級的選手,因為不當注射類固醇導致手術的慘痛案例,有些直接結束運動生命,有些花了好多年才得以復出。這幾年非常流行的增生注射療法,使用高濃度葡萄糖或是PRP來治療運動傷害,可以幫助受傷的組織修復,也可以強化鬆弛的關節韌帶,甚至可以加速骨折的癒合,更重要的是,增生注射療法沒有像類固醇一樣抑制性的副作用,也不會有使用禁藥的疑慮,是安全又有效的治療方式。
林醫師以照顧 Lamigo 職棒球員為例,分享了利用增生注射治療運動傷害的經驗,整體的療效比治療退化性關節炎的效果還要好,即使這些球員原本全身都是傷。這主要是因為運動員相對年輕,身體自我修復的效果較佳,還有就是他們除了打針以外,還加上積極地針對受傷部位的訓練和防護,以及在營養攝取和心理建設的加強。
林醫師最後提醒大家,人要活下去的三個要素是: 陽光、空氣、水,要活得更健康的三個要素是: 運動、營養、睡,而愛則是把所有的元素緊緊串連。

即使醫師在幫病人治療時,也應該用把愛病人的心加注其中,治療的效果就會更令大家滿意。
演講後面,包含台灣復健之父連倚南教授、運動醫學宗師賴金鑫教授、林醫師的恩師周適偉教授都給予很好建議與回饋。希望這樣的分享,可以讓更多復健科醫師了解運動醫學,給台灣運動員提供更適合需求的運動醫學服務。


欲知更多資訊,請來電專線電話   0966-709-958
或掃描 QR code     
林頌凱醫師不開刀治痠痛團隊

2018年2月24日 星期六

椎弓斷裂不開刀-棒球選手




16歲的棒球小將,因為優異的球技被日本中學網羅,表現良好就可以登上甲子園的投手板。

他在國中時期就有背痛的困擾。一開始是練球之後會緊繃,教練告訴他這只是疲勞,冰敷一下就好了。到了日本之後,背痛的情況越來越嚴重,不但投球的姿勢跑掉,後來連跑步都會痛,休息或冰敷已經無法緩解。教練帶他去醫院檢查,醫生告知他是第五腰椎椎弓斷裂(spondylolysis),而且左右兩側都斷開了,要他立刻停止練習,如果再練下去會導致脊椎滑脫(spondylolisthesis),這個時候就務必手術治療。
懷著旅日棒球夢的他頓時心碎,流著淚打電話給台灣的爸爸媽媽,告訴他們這個難過的消息。爸媽二話不說,把他接回台灣,希望尋求不開刀的方式治療這個傷害,而且可以延續他的棒球夢。
「椎弓」是脊椎上面像弓箭一般彎曲的骨板,負責銜接一節一節的脊椎骨。「椎弓斷裂」指的是椎弓因為先天或後天受力不當導致斷裂,在年輕的運動員上特別常見。椎弓斷裂如果沒有適當治療,將會演變成脊椎滑脫症,嚴重時必須接受手術固定。年輕運動員因為反覆脊椎彎曲動作,如果核心穩定度不足,就容易造成椎弓斷裂。椎弓斷裂會導致嚴重的背痛,痛到連睡覺的時候都在痛,更不用說是訓練和比賽了。椎弓一旦骨折斷裂,除非完全停止練習,要癒合的機會是極其渺小,絕大部分的狀況是等待斷裂兩端自行融合,形成「假關節」,斷開的部位還是斷開。椎弓斷裂和脊椎滑脫可以說是年輕運動員的殺手。
在和父母充分說明之後,小將接受了「關節再生整合療程」,結合PRP注射與高濃度葡萄糖增生注射(每兩周一次共三次),挪威紅繩運動訓練,還有高單位維生素D的補充。每一次來醫院,他的疼痛指數逐次下降,療程結束時已經從原本的8 分降到1分,並且開始從事輕微的跑步訓練。
趁著過年假期,小將帶著日本的點心回來看診,他告訴我他已經正常接受訓練了。有時候太操時還是會有感覺,但已經不太會痛了,從追蹤的電腦斷層片子看起來,原本骨折的部位長得很好,已經接近癒合完全,這距離他開始接受治療大約是三個月。




這是個令人興奮的結果
衷心祝福他,這位未來的台灣之光。

欲知更多資訊,請來電專線電話   0966-709-958
或掃描 QR code     
林頌凱醫師不開刀治痠痛團隊